发圈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发圈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5000张沪牌未经拍卖就已上牌非法获利达22亿元[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8 16:02:25 阅读: 来源:发圈厂家

据《劳动报》报道,月月拍牌,月月不中。沪牌这块“最贵铁皮”牵动着不少市民的心。昨天,有媒体报道称本市国税局两名科员与多名黄牛里应外合,骗取上海客车额度,造成了5000余张未经拍卖的沪牌流入市场。记者联系上一名被告黄牛的代理律师,其表示该案已于一个多月前在市一中院开庭审理,案件焦点在于沪牌的属性、该案的受害者是谁、黄牛是否构成诈骗。里应外合出水货沪牌

据媒体报道,从2005年至2014年3月,原上海市国税局科员傅某某、蒋某某与黄牛陈某某等人通过在车辆购置税完税证明上偷盖真章或涂改、拼接并加盖假章等多种手段,骗取上海市客车额度5000余张,共计获取非法利益达2.2亿元。

报道称,该团伙采用多种手法来诈骗额度。黄牛陈某某先到二手市场购买车辆退牌单,填好虚假车牌信息后,用客户的名义将材料交到税务机关缴纳购置税。之后黄牛将填好的退牌单交给在税务机关负责收取材料的傅某某,傅将材料转给负责资料归档的蒋某某,蒋将敲完“转籍”或者“退牌”字样的购置税完税证明副联交给黄牛。拿到副联后,黄牛再将原先的“转籍”或者“退牌”字样涂改成“私拍”,再加盖上蒋某某事先刻好的“私拍”字样章和校正章。这样完税证明就变成了“私拍”的完税证明,黄牛凭借此证明直接到车牌管理机关上牌,避开车牌拍卖流程。之后,傅职位调整,能接触到真正的“私拍”章,骗额度更加顺手。由于当时沪A牌照额度性质审核由国税局负责,所以该团伙在8年中屡屡得手。

2012年,新设的额度审核行政机关介入,税务局只负责征收购置税。之前手法失效了,该团伙又研究起新办法。由于当时新设的额度审核部门刚接手,与税务局之间不联网,信息不互通,傅等人开始假意办沪C牌照实则办沪A牌照。黄牛让客户用找来的上海郊区县的身份证去购车,黄牛根据购车发票、车辆合格证、保险单到国税局缴纳购置税。缴税后,国税局会将一张购置税副联交给额度审核部门审核。此时黄牛谎称办沪C牌照,额度审核部门就会在副联上盖章并填写“沪C”。之后,黄牛就将“沪C”改成“私拍”,盖上事先伪造的额度审核部门校正章,之后便能顺利办出沪A牌。

市政府是不是受害者

在庭审中,公诉机关认为被告犯诈骗罪,认为车牌额度属于诈骗罪对象中的财产性利益,因为沪牌的拍牌流程符合一般财产的交易流程,具有财产可交易性的一般特征。而对于被诈骗对象,公诉机关认为被骗的对象是上海市人民政府,因为额度的实际控制权由上海市人民政府所享有。

记者联系上一位被告黄牛的代理律师,他表示这个案子所反映出最大的问题就是牌照发放过程中存在的管理漏洞。该律师认为,市政府不能被认定为诈骗受害者。根据刑法关于诈骗罪的解释,欺诈行为要使对方产生错误认识,对方产生错误认识是行为人的欺诈行为所致。本案中,市政府并没有做出过错误判断,只有车管所做出了错误判断。

5000张水货牌能否追回

未经拍卖就流入市场的5000张沪牌是否该追回?上海汇业律师事务所律师吴冬称,因5000张车牌属赃物,理论上讲,应该追回,问题是作案时间长达十年,五千多张车牌若已经全部售出,车主使用车牌至今,现实操作有难处。针对购买涉案车牌者,吴冬称存在两类情况,一是不知者,通过黄牛交易,获取车牌,成了案件受害者;另一种是知情者,则是共犯。

吴冬认为,之所以会发生此案,且作案长达十年,跟管理方式有密切关联。他说,外资金融公司会要求高管、核心岗位定期轮岗,岗位由他人替换,所以一旦有作案,替岗者很容易发现异常。企事业单位的内部管理,更多需要借鉴国际通行的方法,减少工作漏洞。

广州市白云区豪俊纸品厂

广州百美特汽车用品有限公司

广州市强达汽配有限公司

广州宏鑫半挂车配件公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