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圈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发圈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不安分的黄骥与7天的离合故事

发布时间:2020-10-17 02:21:55 阅读: 来源:发圈厂家

不安分的黄骥与7天的离合故事

[ “我不太喜欢太稳定的东西,创业虽然有风险,但正因如此,充满变数,我才喜欢。” ]  初见黄骥,一身纯白衬衣,领口低开,胸前挂着显眼的十字架项链,偌大的咖啡厅空着很多座位,但其却不理会已经安排好的安静角落雅座,坚持选择坐在窗边。  这些看似并不起眼的小举动,似乎暗示着,黄骥这个男人外表时尚感性,而骨子里又流淌着并不安分的“血液”。  仅看表象,黄骥很容易被人认为是设计师或时尚业工作者,但其实他所从事过的行业几乎都非常严肃正经。从年纪轻轻26岁就成为三九胃泰的中国区产品总监,到放弃高薪加盟7天酒店创业团队,黄骥当年的“高风险”选择让很多职业经理人看不懂,更令人看不懂的是,7天上市后,他却离巢,另组团队创业,但近期7天私有化退市后,黄骥却突然回归,成为7天转型铂涛酒店集团(Plateno)后,麾下高端品牌“铂涛菲诺酒店”(Portofino Hotel)的CEO.  职业经理人转型创业者  “我不太喜欢太稳定的东西,创业虽然有风险,但正因如此,充满变数,我才喜欢。”  黄骥几次出人意料的职业变动,似乎都能从这句话中得到答案。  “年少便得志”,是听过黄骥职场经历的人的普遍感受。凭借努力和自身能力,黄骥26岁时已经成为三九胃泰的中国区产品总监,随后他出任三九网络系IT公司的市场运营官,曾是当时最年轻的高管。  但黄骥似乎并不满足于此,上世纪90年代,黄骥赴海外留学。留洋的经历让其获得了欧洲一家世界500强跨国公司高管职位,从事国际贸易与金融投资及能源开发等工作。  原本黄骥应该在高级职业经理人的道路上顺风顺水地走下去,然而2006年某天的一通电话意外地改变了他的人生。  “2006年时,我正在香港工作,突然有一天,我接到一个陌生男人的电话,他说他叫郑南雁,可能是通过朋友找到我,并极力游说我加入他们的创业团队,打造经济型酒店7天。说实话,我当时对于酒店业完全是门外汉,而我那时也根本不认识如今在酒店业界赫赫有名的7天创始人郑南雁。”黄骥回忆道,尽管如此,但可能是自己长期以来一直掩藏于内心的不安分因素被激发,在与郑南雁电话聊天,并听其描绘了一番蓝图之后的一个月,黄骥与7天的另一个重要创始人——何伯权,见了面。  何伯权的鼓动能力加上黄骥骨子里的不安分,让黄骥在很短的时间里就做出了令很多人当时都看不懂的决定——放弃高薪的职业经理人职位,加盟7天创业团队。要知道,当时的7天由于起步晚于同业者,并非业内前三名的企业,且前景还充满不确定性,最关键的是,黄骥的收入顿时锐减。  “7天是个很有意思的企业,它的创始人团队中几乎没有酒店专业人才,更多的是计算机专业出身的人,比如郑南雁,比如现在的7天CEO林粤舟,还比如我。我总感觉和郑南雁的理念非常契合,我们有个共同的理论——写程序是从1.0写到10.0,但做服务业要从10.0倒推到1.0,即从顾客需求出发来反推我们要做什么。”这些理由都可以打动黄骥,最为重要的是,这个机会满足了黄骥挑战风险的欲望。于是,他加入了7天创始团队,出任高级副总裁,掌管酒店集团的投资及发展工作。  离巢再回归  彼时,最让黄骥舒心的一件事情就是到郑南雁家中,两人像孩子似的趴在地板上一起看地图,想象着未来那些地区会插上7天的“小旗子”,他们甚至将发展目光投到了海外市场。  “正因为怀揣着这样的梦想,加之我当时就认为长期单纯做经济型酒店会遇到瓶颈,因此我在2008年时,萌发了做多品牌酒店尤其是高端酒店的战略想法。”充满创业热情的黄骥此时又不安分起来。  然而,黄骥的“不安分”对7天背后的风险投资者们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2008年正值7天谋划赴美上市之际,风险投资者都认为,稳定业绩并坚持到上市才是最重要的,多品牌战略充满风险性,会极大地影响上市计划,因此董事会并不支持黄骥的多品牌计划。  “虽然多品牌战略当时并没有实施,但当时7天的上市还是被拖延了,因为2008年全球金融风暴,涉及各个领域,很多原本计划在那时上市的公司都纷纷延后甚至取消了上市计划。7天也延迟了上市,原本在2008年,我们已经选好了券商,甚至连机票都订好了。但也没有办法,时机不对。”黄骥说。  虽然此后,7天另择时机赴美上市,但董事会对于黄骥的多品牌战略的反对态度让其深深感受到风险投资者与企业发展之间的冲突。于是不安分的黄骥又开始“驿动”。  2011年,即7天在美国纽交所上市一年半后,黄骥离开了创业5年的7天,但本着与郑南雁的“志同道合”,黄骥与郑南雁共同创办了瑞卡租车集团,黄骥出任首席执行官。  一段时间后,正当租车的业务办得如鱼得水时,黄骥听到了一个消息——因为中概股整体在美股市场走低,为了市值和股价不被低估,7天打算私有化退市。  这对于黄骥来说,是一个实现其当年多品牌战略的机会。因为在私有化过程中,会引入新投资者,董事会结构会发生变化,尤其是此番退市引入的凯雷和红杉,两者都有酒店业投资经验,且凯雷在这几年频频出手酒店业,其对开元和桔子酒店的注资都是业界焦点,而开元实施的正是多品牌战略。这样的投资者背景对于黄骥来说意味着,7天私有化后的新董事会应该会大力支持其多品牌战略。  与当年放弃职业经理人身份毫不犹豫地投身创业大潮时一样,黄骥没有耗费多少时间就做了决定——放弃瑞卡租车集团首席执行官职位,仅保留股份,回归私有化后的7天,实现积压在内心许久的多品牌战略梦想。  今年7月17日,在这个似乎精心挑选过的充满“7”的日子里,7天宣布正式完成退市——由郑南雁、何伯权、英联投资等7天原有股东,加上凯雷投资集团、红杉资本共同组建铂涛酒店集团,该集团已完成对7天的私有化收购,并同时推出数个中高端酒店新品牌。  铂涛酒店集团正拟推出定位高端的“铂涛菲诺”、定位中端舒适酒店的“丽枫”(Lavande Hotel)以及咖啡文化中端酒店的“喆·啡”(James Joyce Coffetel),之后还会筹划个性化中端酒店“Zmax Hotel”。  除了7天全资属于铂涛酒店集团之外,其他品牌都采取铂涛酒店集团控股,各自由合伙人入股独立运作的模式。而已经研究了很长一段时间高端酒店领域的黄骥则顺理成章地成为了铂涛菲诺酒店的CEO.  每一次都放弃安稳而选择挑战的黄骥现在又一次进入了兴奋状态,因为在业界,从经济型酒店起家上升到高端酒店经营的成功案例鲜少,主要原因是经济型酒店讲究成本控制理念,因此缺乏服务和附加内容,而高端酒店恰恰相反。同时,在竞争日益激烈的今天,酒店人力从总经理到一线员工都非常匮乏。这些都是黄骥需要解决的问题。  “我也知道挑战很多,包括如何摆脱廉价感等。但我始终觉得,当初我们几个完全没有酒店业经验的人也把7天做出来了,那现在多做个品牌又有何难?我们与一般的五星级酒店不同,我们可能会减少利用率很低的设施比如游泳池,而在其他服务上大量投入。同时我们不会去选址那些已经相对饱和的一线城市,而是会在二三线潜力城市布点,并学习万达的模式——与房地产商合作,将铂涛菲诺作为配套酒店引入,以加速发展。”黄骥现在的理想是,今年签约10家铂涛菲诺,明年到20家,至2016年发展到80家。

ib补课机构

alevel考试培训

alevel数学难度

ib课补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