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圈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发圈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第五章超意识界的讯息4[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01:24:25 阅读: 来源:发圈厂家

第五章 “超意识界”的讯息(4)

但我想多知道一些。我问她谁是罗勃?贾拉。她上次催眠中提及这个人,说他需要我的帮助。

“我不知道……也许他在别的空间,而不是这里,”显然她找不到他,“只有他决定来找我时,我才有可能带口信给你。他需要你帮忙。”

我仍然不明白我能如何帮他。

“我不晓得,”凯瑟琳说,“但你才是他们要教的人,而不是我。”

这有意思。这消息是给我的,还是教我以帮助罗勃?贾拉?我从未接到过他的讯息。

“我必须回去了,”她重复道,“我必须先到亮光那里。”突然她警觉起来,“哦,我耽搁太久了……我耽搁太久了所以得重新等。”

她等待时,我问她看到什么、感觉到什么。“就是其他灵魂、精灵,他们也在等。”

我问她等待时有没有可以教我们的事,“有什么我们必须知道的吗?”

“他们并不在此,”她的回答很有趣。如果大师没有说些什么,凯瑟琳就无法独立地提供讯息。

“我在这里很不安。我想走……时间一到,我就走。”又过了沉默的几分钟。最后时间到了,她进入另一生。

“我看到苹果树……和一栋房子,一栋白房子。我住在里面。苹果烂了……有虫,不能吃。树上吊了一个秋千,”我要她看看自己。

“我有一头浅色的头发,金色的。我5岁,名字叫凯瑟琳。”我吃了一惊。她回到今生,记起5岁时的情景,但一定有某个原因。

“发生什么事了吗,凯瑟琳?”

“我父亲很生气……因为我们不应该在外面。他……用一根棍子打我。棍子很重,打起来好痛……我害怕,”她呜咽地说,像个孩子,“他不打到我们受伤不会住手。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他为什么这么坏?”我要她用较高的观点来看她的童年,并试着回答自己提的问题。我最近读到有人能这么做。有人称这个观点为“较高自我”或“成长自我”。我很好奇凯瑟琳是否也能到达这一状态。如果能,这将是一个很有力的心理治疗技巧,一个到达了解与洞察力的捷径。

“他从来不曾真正想要我们,”她轻轻地说,“他觉得孩子侵入了他原先的生活……他不想要我们。”

“也包括你哥哥?”

“是的,他更是。我哥哥完全是计划外的小孩。怀他时……他们并没有结婚。”这对凯瑟琳是个惊人的消息,她以前并不知道父母是奉儿女之命结婚的。后来她母亲证实了这一点。

现在往回看时,凯瑟琳多了一份智慧和一种角度,这原先只在“中间状态”才出现的。似乎,她有一部分“较高”的心智,一种超意识(superconscious)。也许这就是其他人描述过的“较高自我”。虽然没有和大师接触,但是,她在“超意识状态”下的确拥有较深入的见解,而在清醒的意识状态下,却比较焦虑、受限。相比之下,清醒时的凯瑟琳是个比较浅薄简单的人,但她无法随意进入“超意识状态”。我在想,那些所谓已“成道”的东西方圣哲,是不是能利用“超意识状态”得到他们的智慧和洞察力?如果答案是肯定的话,那么我们都有能力这么做,因为每个人都拥有超意识。荣格知道人类意识的不同层次,他提出“集体无意识”的说法,有点接近凯瑟琳的“超意识状态”。

但是我却为她的意识和超意识间差距太大而受挫。当凯瑟琳被催眠时,我惊异于她的超意识所做的哲学性对话。但是,醒来时,凯瑟琳对哲学或相关的题目却丝毫不感兴趣。她活在日常琐事构筑的世界里,对自己脑袋里的天分视若无睹。

再回到催眠中。她父亲折磨她,理由愈益明显,“他还有很多得学?”我问。

“是的……没错。”

我问她是否知道他该学什么。“他们并未向我透露,”她的语调是旁观的,有距离的,“我该知道的是对我重要、关系到我的事。每个人该关心……怎样使自己……变得完全。我们都有功课要学……我们每一个人。一次学一样,按顺序来。只有学完一样时,才知道下一样是什么。”她用一种低低的耳语说,但充满关爱。

当凯瑟琳再开口时,童稚的语音又恢复了,“他真让我恶心!他要我吃我讨厌的东西……是生菜、洋葱,我最讨厌的。但他硬要我吃,他知道我会反胃。他才不在乎!”凯瑟琳开始干咳。我再度建议她从一个较高的角度来看,为什么她父亲如此做。

“这样可以填补他的一些空虚,弥补他对我的一些作为,所以他恨我,也恨他自己,”我几乎忘了她3岁时那件性骚扰的事,“所以他要惩罚我……我一定做了什么事使他记恨在心。”她才3岁,而他喝醉了酒,但这件事却在她心里烙下深深的印记。我向她解释这个显然的反应。

“你只是个小孩。你现在得把自己从罪恶感里释放出来,你什么也没有做。一个3岁小孩能做什么?不是你的错,是你父亲的。”

“他那时候一定也恨我,”她轻声地说,“我以前就认识他,但现在记不清楚了。我得再回到那个时候,”虽然已经花了几小时,但我希望她能回到从前的关系中。我给她详细的指示。

“你现在处于催眠中。等一下我会倒数回去,从三到一。你在催眠中,非常安全。我要你回到童年时你和他之间最重要的那件事上。我数到‘一’时,你就会回去,记起这件事。这对你的治疗很重要,你办得到的。三……二……一。”

停了很久,凯瑟琳才又开始说话。

“我没有看到他……但我看到有人被杀!”她的声音变得低沉而沙哑,“在别人偿完他的业障前,我们没有权利突然中断他们的生命,而我们却做了。我们没这个权利。当他们死掉而到其他空间时,就在那里受苦,他们会不得安宁的。而再投胎时,他们的命会很苦。而杀人的人会得到报应,因为他们没权利这么做。只有上帝才能惩罚人,不是我们。他们会受到惩罚。”

一分钟的沉默过去了,“他们走了,”凯瑟琳耳语道。今天前辈大师又给了我们一个明白有力的讯息:我们不能杀人,不管是什么情况,只有上帝才能惩罚人。

凯瑟琳精疲力竭了。我决定暂缓她和她父亲前世的恩怨,让她醒过来。她只记得克利斯群那辈子和小凯瑟琳的情形,其他一概不记得。她很累,不过很平静、放松,仿佛卸下了一个重担。我的眼光和卡洛相逢,我们都累坏了,既发抖又流汗,仔细聆听每一句话,一同分享了这个难以置信的经验。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